顺长婚嫁网

与好友结婚前,所有人祝福我们,可一件婚纱却让我起疑心

 

三个男人并没有去叫李妍熙,因为秦牧北有些话想跟林烁说。

 

  秦牧北坐在客厅沙发上,难得一脸正色,“我直接开门见上的说吧,我哥和妍熙的事我不知道清你不清楚,但既然妍熙选择了你,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她。”

 

  “怎么会呢?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伤了妍熙的心的。”林烁向对方保证。

 

  虽然以前他一直没有调查过李妍熙的过去,但自从他决定要追求李妍熙的时候,他就让人查探了一番,所以他知道李妍熙和那个叫秦皓南的男人曾经很相爱,但后来那人却背叛了李妍熙。

 

  只是他让人调查到的资料告诉自己那个人在李妍熙离开之后一直一个人生活,好像并没有结婚,对于这一点他疑惑了好长时间,也曾怀疑过当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让那个人不得已推开李妍熙。

 

  他也曾经纠结过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李妍熙,可他太贪心了,他不想让李妍熙离开他,所以一直没有将这件事说出口。

 

  现在听到秦牧北的话,他虽然有些心虚,但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包括他跟李妍熙的婚姻,其实并不是建立在他们两人相爱的基础之上的。

 

  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林烁心里其实一直存在着小小希望,他认为总有一天李妍熙会喜欢上他,所以他才尽可能的去排除那些让李妍熙离开他的种种因素。

 

  原本他还担心秦牧北和李飞扬的到来会让李妍熙离开自己,现在看来这两人好像是带着祝福来的。

 

  秦牧北之前有调查过林烁,知道他的为人,而他确实以为李妍熙已经忘记了过去,喜欢上了林烁,所以他才真诚的希望他们两个人好。

 

  虽然他心里依旧有些不甘,不甘心他大哥和李妍熙就这样成为陌路人,但已经既定的事实,谁都没有办法改变,他能做的只有接受。

 

  而李飞扬在一旁看着两人说话,并没有插嘴,这个时候他不由得想起了秦皓南,不知道那个家伙在做什么。

 

  他心爱的女人快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那个傻瓜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对了,你们都快要结婚了,是不是该准备婚礼了?”秦牧北忽然问道。

 

  林烁闻言,淡淡一笑,“婚礼早在三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

 

  从他和李妍熙约定好自己开始追求对方的时候,他就让人开始了准备。

 

  虽然不知道李妍熙最后能不能爱上自己,但他们的婚礼还是要进行的,毕竟后来她也答应过就算她没有喜欢上自己,也会完成婚礼,让自己真正接手林氏集团。

 

  听林烁这样说,秦牧北放心的点了点头。

 

  三人正在客厅面坐着,门口就响起了门铃声。

 

季小蝶拉着曾爱媛,正在门口站着。

 

 

  昨晚季小蝶回到家里给她打了电话,质问她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

 

  曾爱媛自然不可能告诉她原因,就撒了个小谎,说自己店里有些事,因为当时她不好开口说什么,就悄悄离开了。

 

  季小蝶虽然没有怀疑,却坚持让她第二天跟着自己去林烁家找李妍熙。

 

  曾爱媛被对方磨得没有办法只能同意,如果她坚持不去,担心会露出什么马脚。

 

  可是去了吧,又担心自己被认出来。

 

  只不过自己现在和三年前毕竟不一样了,而且明天自己把妆画浓一些,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这样想着,她便放宽了些心。

 

  于是第二天她就跟着季小蝶来到了林烁家。

 

  林烁打开房门,看到两人也不意外,直接将人请了进来,“李妍熙还没有起床,你们要上去找她吗?”

 

  季小蝶见三个男人都在,她们两个女生跟人家也不熟,就点了点头,“那我们去楼上找她好了。”

 

  曾爱媛站在季小蝶身边,尽量侧着身子不让沙发处的两个人看到自己的脸。

 

  等季小蝶说完话之后,她更是迫不及待的拉着对方就上了楼。

 

  看到两人上楼,林烁回到沙发处坐下,对着秦牧北和李飞扬说:“她们两个是李妍熙的朋友,季小蝶昨天你们见过,另一个叫曾爱媛。”

 

  秦牧北并没有太过注意刚刚进来的两个人,对他而言除了他在乎的人,其他人他都不会过多的去关注。

 

  只不过听到林烁说那两个人是李妍熙的朋友,倒是让他有点儿意外,但更多的却是欣慰。

 

  他们家的李妍熙也可以有自己的好朋友、好姐妹,也能在没有大哥的时候把自己照顾的很好,果然是长大了啊。

 

  秦牧北在感叹的同时,又接着和林烁聊起了天,主要是秦牧北在问对方婚礼都准备了哪些东西。

 

  他就一个宝贝妹妹,婚姻大事,可不想委屈了自家妹子。

 

  热衷于聊天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飞扬在看到曾爱媛的时候皱起了眉头,尤其是在听到对方的名字之后更是一脸沉思。

 

  那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还成了李妍熙的朋友?

 

  他心里充满了疑惑,想找机会问问对方,直到吃过了午饭,趁着大家不注意,他凑到了曾爱媛身边,低声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对方的话,曾爱媛就知道被他认出来了,见没有人发现他们这里,她咬了咬嘴唇,轻声解释道:“这事说来话长,不过是秦皓南让我留在C市的,我并没有要伤害李妍熙的意图。”

 

  听对方说到秦皓南,飞李扬脑筋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秦牧北那家伙虽然神经大条,但他毕竟见过你,你尽量别让他发现,我会找机会把秦牧北带走,尽量不让你们碰面。”李飞扬留下这么一句话,就从她身边走开了。

 

  等人走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是快要紧张死了。

 

  整个下午,他们六个人就在客厅里呆着,她整个人如坐针毡,后来她实在坐不住了,就找了个借口,“你们先聊吧,我得去店里看看。”

 

见曾爱媛要走,季小蝶虽然有些不舍,但想到人家毕竟是有工作的人,也没说什么,就和李妍熙一起将人送到了门口。

 

 

  林烁和秦牧北他们三个大男人自然也要跟着送送人。

 

  只不过在曾爱媛和李妍熙她们说话的时候,秦牧北第一次将注意力放在了除了李妍熙之外的女孩儿身上。

 

  仔细瞅了瞅季小蝶,又看了看曾爱媛,他不得不承认他们家妍熙的朋友长得挺不错的。

 

  只是看着曾爱媛离开的背影,他却慢慢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他觉得哪里怪怪的?

 

  李妍熙她们率先进了房间,李飞扬紧跟其后,只是看到秦牧北站在门口发呆,他心里一突,赶紧出声道:“想什么呢?进屋了。”

 

  秦牧北吓了一跳,看了好友一眼,又瞅了瞅曾爱媛消失的地方,疑惑道:“飞扬哥,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她?就是刚刚离开的那个女生。”

 

  差点儿被秦牧北认出曾爱媛,李飞扬后来就以林烁和李妍熙需要单独相处培养感情为由,将对方拽回了他们原本应该住的地方,这才放下心。

 

  只不过秦牧北就是一个坐不住的主,除了每天跟李妍熙聊天、打电话之外,还隔三差五的往林烁家跑。

 

  李飞扬无奈,只好给秦皓南打了电话,“我说兄弟,我和牧北那家伙现在在C市,已经跟妍熙碰过面了,不过牧北总是往妍熙那边跑。”

 

  对方的话让秦皓南诧异了一下,心情五味俱杂,但还是说:“这不是好事吗,他们俩那么多年没见,应该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把曾爱媛安排到妍熙身边,被牧北发现了怎么办?”李飞扬语气有些严肃,这才是他今天打电话的主要原因。

 

  听到这话秦皓南就知道对方猜到了爱媛的身份,对此他也不担心,反而还笑了,“呵呵,没事儿,我把爱媛的联系方式给你,有什么事你们也好及时沟通,牧北那家伙神经粗的不行,不会想起什么的。”

 

好友都这样说,李飞扬只能接受,想到什么,他不由得问道:“你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忙完?”

 

  虽然好友的声音听着很正常,还有心思笑,不过他就是担心对方。

 

  “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知道好友关心自己,秦皓南向对方保证,但却没有说自己在哪里。

 

  李飞扬皱了皱眉,“那你告诉我你在哪儿。”

 

  那边的秦皓南直接撒了谎,“告诉你也没有用呀,我现在可是在好几个城市间来回跑,没有固定的住所,好了,我要忙了,先挂了啊。”

 

  放下手机,秦皓南就继续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躺着,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

 

  想到秦牧北已经见过了李妍熙,并且两人也相处的很好,他很欣慰。

 

  希望没有自己,他们两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好,这是他目前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愿望。

 

  盯着被挂断的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李飞扬的眉头越皱越深,他总觉得秦皓南在瞒着自己什么。

 

介于对方有前车之鉴,他直接给罗峰打了电话,让他和李南帮忙查探一下对方的去处,有了结果要第一时间通知他,只是他这一等就等了好几天。

 

 

  随着婚期的日子越来越近,李妍熙身边的人都开始忙了起来,尤其是林烁,他要准备的事太多了。

 

  虽然李妍熙这场婚礼并没有什么,只是因为一个承诺而已,但林烁却很看重,不仅是他,季小蝶、二哥他们也很看重,都在帮忙张罗着。

 

  这让她有一种错觉,好像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和林烁是两个相爱的人,所有人都在为两人的婚礼高兴着、期待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婚纱_礼服_秀禾_旗袍_婚纱礼服-顺长婚嫁网 > 与好友结婚前,所有人祝福我们,可一件婚纱却让我起疑心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